李沉简: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墙外楼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注册就送钱的网站  发表时间:2018-06-05 18:31

  3 月 22 日,传闻北京大学元培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沉简发送文章《挺直脊梁 拒做犬儒》后辞职,通识副院长张旭东、院长鄂维南一并辞职(知乎网友指出李沉简、张旭东早在二月底的内部会议上辞职)。3 月 22 日下午 6:00 公众号「大帅直通车」推送文章,6:40 公众号被要求关闭,院内老师以微信语音、打电话等方式要求学生删除转发文章。

  ================原文如下=================

  戊戌变法、北大建校一百二十年,我们纪念蔡元培校长。在中国近代史上,元培先生当之无愧是现代教育之父。他留给我们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是北大的精神火炬,代代相传。蔡校长在人们的印象里总是一个谦谦君子式的思想领袖。其实蔡校长的另外一个侧面同样是万世师表,那就是一个挺直脊梁、拒绝做犬儒的男子汉。

  早年的元培先生为了反抗清朝,一介书生却豁出命来组织训练暗杀团,意图刺杀清朝的官员。在后面的几十年里,他只认真理,不畏强权,在北大校长的任上曾先后八次辞职以示抗议:1917年抗议张勋复辟清朝而辞职;1919年5月营救被捕学生而辞职;1919年底和1920年1月支持北京市教职员为薪酬抗议政府而辞职;1922年8月/9月两次为政府侮辱校长/拖欠教育经费而辞职;1923年抗议教育总长践踏人权和司法独立而辞职;1926年抗议政府镇压学生而辞职。 从这个意义上看,元培先生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是付出了极大的个人牺牲才使得当时的北大空前活跃—既有全盘西化的胡适、也有追求共产主义的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甚至还有天天嚷着复辟清朝的拖辫子的辜鸿铭。各种思想在这里产生和碰撞。

  Freedom is never free. 自由从来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有骨气的人们付出沉重的代价换来的,其中北大的先人多有这样的典范:胡适一辈子敢于批评蒋介石和国民党专制;马寅初坚持自己的学术观点,在批判之下拒不认错;林昭在疯狂的文革年代毫不退缩,只身和反人类的罪恶斗争到底,直至被枪杀。北大之所以成为中国神圣的殿堂,不仅因为她有思想,更因为她有为了理念不惜付出一切的师生。

  可是我们也要清醒客观地看到,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有脊梁的毕竟是少数,更多的是软骨头甚至为虎作伥:抗日战争里,中国创了人类历史上“伪军比占领军多”的记录;在大跃进、文革中,究竟有多少人是“受蒙蔽”,有多少人是精明地昧着良心、为自保而诬陷同事、为加官进爵而落井下石?

  不仅民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好死不如赖活着”之类犬儒的生活教条深入人心,高级知识分子里的无耻之徒丝毫不比普罗大众少。上古就有在“指鹿为马”的当口曲意奉承、吮痈舐痔的臣子;当代有郭沫若这样满腹诗书的墙头草;更可怕的是像经过加州理工学院最良好科学训练的钱学森也连篇累牍地在报纸上为“亩产十几万斤”这样尽人皆知、笑掉大牙的谎言摇旗呐喊,而且还舔着脸发“钱学森之问”——殊不知我们没有科学、人文社科大师的第一原因就是我们的教育系统性地培养精明乖巧的撒谎者,而不是真理的捍卫者:这和知识无关,和人格有关。

  这样的犬儒和无耻何以盛行?除了人性中固有的懦弱和卑微,社会几千年来对敢言者的持续绞杀当属首要原因。从文字狱到株连十族,当敢于“一士之谔谔”的人被消灭的时候,负淘汰的结果自然剩下的是“千士之诺诺”。在这种千年严酷的条件下,人们甚至被剥夺了保持沉默的权利,而被强迫加入谄媚奉承的大合唱。

  不过,在漫长的历史中总有火种还顽强地燃烧。在北大,蔡元培、马寅初、胡适、林昭……承载着北大人的傲骨,公民的尊严。我们即使做不到振臂一呼,以笔为旗与懦弱卑微做不妥协的抗争,也至少做到不出卖人的起码尊严和思想独立。北大人、元培人当共勉。

  Where there is darkness,may we bring light

  Where there is despair, may we bring hope

  Where there is doubt, may we bring faith

  Where there is hatred, may we bring love

  戊戌双甲子,诸君拒做犬儒,

  北大一二〇,师生挺直脊梁。

  李沉简

  2018.2.28

  北京大学 朗润园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关于朝鲜有一个通用的笑话——问:你怎么知道朝鲜政权在撒谎?答:因为他们的嘴唇在动。”3月9日,在福克斯新闻的晚间节目中,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约翰·博尔顿(John R. Bolton)曾对美朝领导人相约会面的消息如此调侃。

  两周后,美东时间3月22日下午,博尔顿被邀请到美国总统特朗普位于白宫西翼的办公室。这次会面敲定的事项很快得到披露:自4月9日起,博尔顿将正式接替麦克马斯特(H.R.McMaster),担任白宫总统国家安全顾问一职。这也是特朗普入主白宫14个月以来所任命的第三位国家安全顾问。

  然而,外界却担忧,在半岛局势出现转折、韩朝与美朝首脑已约定要在四五月间相继会面的此刻,这位曾对朝鲜、伊朗、俄罗斯以及中国等对手,都提出激进政策建议的“鹰派”共和党政客,在领衔白宫国安顾问团队后,又会为本已显得即兴色彩浓烈的“特朗普外交”,投下哪些变数?

  留着一撮银白色胡须、头发略显蓬乱的博尔顿,被美国保守派人士视为直言不讳的外交鹰派。他曾为小布什政府入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的行动极力辩护,也曾多次在媒体撰文,主张先发制人地打击伊朗和朝鲜,以遏制他们发展并获得核能力。他还长期批评美国政府对俄罗斯和中国态度不够强硬,甚至在特朗普政府刚上台之际,就呼吁特朗普重新评估过去多届美国政府均坚持的“一个中国”政策。

  尽管他曾在小布什政府时期担任过美国驻联合国常驻代表,但除了保守派政坛人物之外,博尔顿却未赢得美国外交官队伍和其外国对手的广泛尊重。在联合国代表美国期间,博尔特就经常对联合国组织出言不逊。他批评联合国效率低下,是“一个巨大的、生锈的官僚机构”。为了嘲讽联合国“大而无当”,他还曾针对位于纽约的38层高的联合国总部大楼调侃道,“即便它突然少了10层,也不会产生什么不同”。

  《纽约时报》评价,如果特朗普想在他的国家安全团队中,引入一名能与自己“直率、强硬、对抗性的世界观步调一致”的主将,那博尔顿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但也有分析认为,与特朗普对朝鲜一会发出威胁,一会又欢迎对话的摇摆姿态相比,博尔顿对朝鲜、伊朗等事务上的强硬立场,不仅旗帜鲜明,而且从未动摇过。

  早在特朗普当选后到就任期间的过渡时期,博尔顿就曾多次在电视评论和他发表的专栏文章中称赞特朗普其人──即便两人的观点不乏分歧。而据《华盛顿邮报》描述,特朗普本人也曾多次公开赞扬博尔顿及其发表的媒体评论;不过,他似乎对博尔顿留胡子的习惯不太感冒。

  现年70岁的博尔顿出生于距离华盛顿不远的巴尔的摩市,1970年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在大学期间,他曾任《耶鲁保守派》杂志主编,并加入了“耶鲁年轻共和党员”俱乐部,保守派倾向自早年就已显现。博尔顿在名为《投降不再是选择》(Surrender Is Not An Option)的自传中回忆称,当时面对耶鲁校园里四处活跃的反越战分子,他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外星人”。

  投身律师界多年后,博尔顿于1981年步入美国政坛,进入里根政府,并在四年后当上了助理司法部长。在老布什政府时期,他开始到国务院任职,曾担任主管国际组织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而在小布什政府时期,博尔顿先是担任负责军控和核不扩散事务的副国务卿,后被任命为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但由于当时,他的驻联合国代表的任命是由小布什在国会休会期强行通过行政命令完成的;在任期满一年后,因遭到民主党控制的国会参议院强烈反对,博尔顿最终不得不辞去职务,而改以活跃评论家的形象跃然于媒体上。

  虽在不同总统任内几番出入政坛,但博尔顿在国防与外交事务上的强硬保守的立场从未改变。而他在中美关系尤其是涉台问题上的言论,更被归为极其尖锐的一类。

  2017年2月,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初期,中美关系仍处在特朗普亲自接听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祝贺电话的震荡之中。当时,博尔顿就曾在《华尔街日报》撰文鼓吹,“现在是重新审视‘一个中国政策’、并决定美国要赋予它何种意涵的时候了”。他声称,“一个中国”这个在尼克松时期达成的中美共识是“缺乏历史根据”的,并且已“不再适应当今中美关系与全球地缘格局的现实”。

  博尔顿当时放言称,特朗普政府应就“一个中国”问题与中国政府重新谈判,甚至扬言美国可以打“台湾牌”,例如增加对台军售、考虑向台湾派驻部分目前派驻在冲绳的美军等,从而增加对华谈判筹码,遏制中国在东亚的影响力。

  但在美国国内,博尔顿的主张,却被不少中美关系的长期观察者和操盘者视为轻率。中美关系学界的主流认为,如果美国把台湾问题用作向中国政府施压的工具,不仅将弱化美国的信誉,最终还会破坏亚洲地区的稳定。

  曾在奥巴马时期负责中美关系,担任过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亚洲事务资深主任的欧亚集团执行理事麦艾文(Evan S.Medeiros)、以及布鲁金斯学会桑顿中国中心研究员何瑞恩(Ryan Hass),曾在今年2月共同发布的文章中指出:台湾并非一张可被美国当作筹码的“牌”,美国政府的对台政策也不应以制衡和对抗中国大陆为目标。

  然而在对华政策方面,博尔顿却惯以“对抗性竞争”来定义当前的中美关系,并对中国在东亚及全球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充满警惕。

  博尔顿曾在接受美国政治新闻媒体The Daily Signal采访时说,“中国显然有自己的战略规划,他们考虑得长远且全面。我们美国就不擅长,这是民主的危险之一。”他还称,美国需要从中国处获得一个“回应”(response),“在奥巴马执政的八年间我们没有得到这个回应”。

  2017年底,博尔顿在发表于美国国会山报(The Hill)网站上的评论中声称,由于中美在经贸关系、南海问题等议题上分歧扩大,再加上大陆与台湾、中国与日本在东海的摩擦仍在持续,到2018年,这些关键区域的局势必将紧张升级,因为美国及其他国家,将对“来自中国的军事挑衅”进行防御。

  2018年2月,博尔顿在受访时更放言,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威胁,是美国目前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他当时说,“我们与中国在贸易方面、在南中国海方面都存在分歧。除非美国与中国的关系出现全盘性的改善,否则两国关系不会好转”。

  此外,博尔顿还曾指控中国违反其在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的承诺,对外国投资有偏见,“盗窃”外国投资者和贸易商的知识产权等。但博尔顿说,美国不仅仅需要关注经济领域,还需要关注更广泛的全面议题。

  而在半岛事务上,由于特朗普与金正恩的首次会晤已提上日程,外界对于博尔顿在美朝关系上的看法也尤为关注。

  此前,博尔顿曾多次宣扬军事打击朝鲜的正当性,并声称任何与朝鲜对话的努力都是“浪费时间”。他曾在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我们必须扪心自问,我们是否已准备好(对朝鲜)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或是接受生活在一个朝鲜拥有核武器的世界里。”

  在半岛紧张局势出现转圜之前,博尔顿曾数次提出,鉴于朝鲜的核导研发计划已接近完成,美国对朝政策仅剩下两个选项:要么“劝说中国支持推翻朝鲜政权的方案,以外交方式完成半岛统一”;要么,就是美国得动用武力选项打击朝鲜。

  但在3月8日,特朗普宣布接受金正恩的会面邀约后,博尔顿在朝鲜问题上的态度也略有软化。

  尽管他仍然坚称,善于施展公关技巧的金正恩政权并非真心愿意弃核谈判,而是希望为完成最后的核武技术突破“争取时间”。但他也认为,特朗普同意与金正恩会面这一“值得敬畏”的决定,突破了外交传统,可避免让美国陷入与朝鲜旷日持久的谈判。

  在他看来,由于不花太多的时间进行工作层的铺垫谈判,直接举行美朝首脑会晤,可以大幅压缩朝鲜所欲争取的时间窗口;朝鲜也没有机会再借反复谈判的过程,要求国际社会放松制裁,从而暗中加速研发核武器。

  此外,还有分析认为,由博尔顿接任白宫国家安全顾问一职,或将增加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协议的可能性。

  今年1月,特朗普宣布将“最后一次”延长美国针对伊朗涉及核问题的制裁豁免期,并把5月12日定为修改伊核协议的最后期限。特朗普扬言,若届时没有令他满意的修改方案,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

  围绕伊核问题的立场分歧,也是一周前导致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遭到特朗普撤职的原因之一。而蒂勒森的继任者、中情局局长蓬佩奥则一贯反对伊核协议。

  和众多保守派政客相仿河北11选5专家预测,博尔顿对奥巴马主政时期签署的伊核协议极不满意,称其为美国的一次“外交滑铁卢”。他还在发表于《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呼吁对伊朗进行轰炸,并建议特朗普应在“就职总统的第一天就废除伊核协议。”

  作为美国总统最主要的外交政策顾问,国家安全顾问每天要向总统汇报当前的国际和安全形势,提醒美国总统应该注意的急迫问题,并在重大问题上接受美国总统委托,负责关于安全事务的跨领域协调和政策研究,是美国总统在外交决策上的主要助手和首席咨询对象。

  在紧急情况下,白宫国安顾问还负责维持白宫战情室运作,为美国总统和政府处理危机事件提供参谋。这一职位自1953年设立,人选无需经美国国会参议院同意,而由总统直接任命。

  在麦克马斯特被宣布撤换后,特朗普也创下在就任仅一年两个月之内,就连换两名国安顾问的纪录。此前,特朗普任命的第一位白宫国安顾问弗林,因卷入“通俄门”并试图隐瞒自己与俄罗斯驻美使馆的接触而黯然去职,成为特朗普政府第一位离职的高官。

  在3月22日晚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博尔顿如此概括他将在白宫扮演的角色。他称,自己将成为特朗普身边一个“诚实的中间人”——为总统汇集各方意见,并在总统作出决策后,确保政令下达与有效执行。

  当被主持人追问他过去那些富有争议的政策观点时,博尔顿则回应称,“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写过无数篇专栏和评论文章,做过数不清的演讲和采访……它们都是公开的,我从未对我的观点感到羞愧。”但随后,他总结道:“重要的是总统说的话,以及我给他的建议。”■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美中贸易大战序曲拉开,在特朗普签署备忘录,公布将对部分中国产品课征惩罚性关税之后,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周五操起了中方不惜减持美国国债这把悬剑。

  特朗普周四公布的针对中国的相当于500亿至600亿美元的惩罚性关税,被认为只是河北11选5专家预测拉开了中美商贸大战的序曲,中方随即做出反击,对美国报复措施涉及美国出口中国的大约30亿美元的产品。。

  中美双方磨刀霍霍,中方显出希望美方就此打住的意愿,否则奉陪到底。中国商务部官员星期五表示中国正在“关注进展,认真评估”。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美国彭博电视就中国是否将以减持美国国债作为反击手段时,崔天凯表示,中方不排除任何选择。

  崔天凯接着表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任何单边的保护主义措施对所有各方都很有害。包括美国在内。”崔天凯补充说,“这样做的结果肯定会对美国中产阶级的日常生活、对美国企业以及对金融市场都会带来负面的冲击。”

  崔天凯的暗示性表态被视为是对美国针对北京发起的制裁行动的一个威胁。

  中国是美国第一大国债持有国,稍稍领先日本。因此,中国具有潜在的让美方担心的条件。美国正走在一个让预算赤字膨胀的轨道上,美方在相当程度上通过国债市场来资助特朗普政府大幅减税以及大幅提高国防预算的许诺。

  另一方面,对持有国而言,美国国债也是全世界最稳定,最有利可图的债券。

  元月份,北京持有大约1168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占外国持有者总额的百分之二十。

  美国总统特朗普星期四宣布,对中国进口产品实施惩罚性关税,关税总额可达500亿至600亿美元。美国政府应在15天时间之内就进口美国的中国产品提出一个具体清单,据悉这些产品大部分是技术性产品。与此同时,华盛顿当局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上诉,控告中方侵犯知识产权。

  作为反击,北京宣布,将对美国128种美国产品课征15%至25%的关税。

  —

  中美商贸之争:开战或者谈判?

  入世贸组织以来,许多承诺均未如期兑现。历任美国总统一方面挥舞贸易制裁大棒,一方面仍对中国保持开放的经贸政策,希望中国最终融入国际体系。但是特朗普现在要兑现竞选时誓言动用一切合法手段对抗不公平贸易的承诺,且断定中国正在自行其是,离国际规则愈行愈远,于是毫不畏惧发起贸易战。不过,在目前这个阶段,到底这将是一场“血流成河”的商贸大战,还是双方都在窥测,寻找谈判的机会,分析人士对此都比较谨慎。

  至少从目前阶段来看,美国对中国发动的商贸攻势究竟能对对方造成多大冲击难以确定,中国方面目前公布的反击措施也微不足道。有些观察者似乎从中看出,与其说中美将要爆发一场商贸大战,倒不如奏响了一段艰苦谈判的前奏,因为商战的结果,显然会造成两败俱伤。华盛顿与北京都已亮剑,但目前看来亮出的更像是花剑,双方似乎都小心翼翼,硝烟可以弥漫,但不要弹痕累累。

  对中国会造成何种冲击

  特朗普周四宣布,对进口美国的中国产品课征惩罚性关税,最高可达至600亿美元。美国政府应在15日之内提出课税商品的具体清单。这将对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会带来什么样的经济后果,目前阶段难以估量。

  一些金融专家认为,对中国造成的直接冲击应该比较温和。这是因为中国出口美国商品数额巨大,去年高达5000亿美元。而且,一部分在中国组装的产品部件来自于诸如台湾、韩国等地,商战一旦打响,台湾、韩国自然会是间接的受害者。

  有的分析人士认为,中方将会比较容易地消化掉美国课征关税带来的冲击,与几年前相比,中国经济增长已不像过去那样严重依赖对外出口。但是,美国的惩罚性关税却有可能鼓励跨国企业离开中国或安置在中国以外。另外一些小型的严重依靠美国市场的制造企业同样可能会受到这一惩罚性关税的影响。

  但穆迪信用评级公司认为,大部分中国企业依赖的是中国内部市场,这些企业出口美国的产品一般而言所占比重有限。

  不过所有的分析人士都警告,一旦保护主义措施升级,经济成本将会大大增加。

  北京如何反击

  中国政府星期五宣布,如果无法与美国达成妥协,将对128种美国产品课征百分之十五至百分之二十五的关税。这一反击等于是对美国星期五正式实施的钢铝税的报复性措施。中国征收的关税相当于去年从美国进口中国的30亿美元的产品,顶多占美国出口到中国产品的百分之二。中国去年从美国进口的大宗产品,比如价值140亿美元的豆类并不在名单上。

  一些分析人士认为,与美方的600亿美元相比,中方报复的产品数额实在很少。但是彭博社引用分析人士称,的确,中方的报复性措施令人吃惊地微不足道,但是中国拥有的施压的手段要比华盛顿公开承认的重大得多。不要忘了,北京是美国的第一大国债持有国。

  这是否是一场重大谈判的前奏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称,美国公布的惩罚性关税是一系列谈判的前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也表示,中国希望双方通过谈判和对话解决争执。但她同时警告:如果美国执意到底,“我们会奉陪到底”。

  有分析人士表示,从中方采取的比较轻微的反击措施来看,显示中国希望双方重新坐下来谈判。北京不希望发生商业大战,因为那样将会损害其向世人显示的全球化掌旗人的角色。

  一位匿名的美国高官周五对北京方面“完全篡改历史”感到愤怒,他对法新社表示,恰恰是中国自己以不正当竞争的手段挑起并引发了这场商贸危机。这位高官还表示,美国感兴趣的并不是创造一个可以对话的条件,而是刺激中国采取具体措施对外开放市场。现在,球在中国一边。

  惠誉旗下研究机构BMI Research的专家认为,如果美国目前采取的惩罚性关税并不足以引发一场商贸大战,但是,错误的计算引发一场严重危机的可能性是存在的。“把中国的轻微的报复措施误以为是暴露了虚弱”,美国就有可能在保护主义路上走得太远,以至于出现恶化到难以控制的局面。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